閱讀經典三視角
發布時間:2011-9-15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瀏覽次數:17409   編輯:呂國棟

    有很多人非常之奇怪,對于技藝傳承,總希望后進晚輩青出于藍而勝于藍;面對后代晚輩,總希望長江后浪推前浪,超過自己;但面對經典時,卻往往茫茫然不知所措,變成一個聰明的低能兒了。他們在閱讀經典時,眼中只有經典的萬丈光芒,而在這自我設定的萬丈光芒的照耀下,他們不得不瞇起眼睛,自覺地將自己原有的理性思維、邏輯判斷等能力統統打包封存,只是一味的從各個角度窮解經典中每段、每句甚至每字的絕對正確性與無限深意 —— 不管這些文字是否經得起起碼的邏輯推敲。自古至今,這種人都在源源不斷的涌現。遠一點的,有程、朱這樣的理學宗師;近的呢,則有將“小人”解釋為“小孩子”這樣的竟獲“女孔子”殊榮的于丹教授。這種人雖有古今之分,但無本質區別,他們都有一個共同之處。那就是,在誤己的同時,也在誤人,而且名氣愈大誤人愈重。對此,我常常感嘆不已。

    我覺得,在任何經典面前,我們都應該具有仰視、平視、俯視這三種視角。

    之所以仰視,是因為,經典都是經過時代的淘洗,在歷史長河中沉淀下來的閃光的寶石。翻開一部經典,就是開啟了一扇歷史之門。走進這扇大門,我們就可與先賢進行一次跨越時空的心靈對話。在這種跨越時空的心靈對話中,我們或驚嘆于先賢的聰明睿智,或折服于先賢的氣概風骨,或仰慕于先賢的超拔飄逸……。不知不覺中,我們會在心中點燃一柱青香。隨著裊裊青煙升騰飄蕩,我們的心會逐漸的變得澄靜恭謹。此時,先賢的身影會變得愈來愈高大,須仰視才能識其面貌。這種仰視是不由自主的,是從心底油然而生的,完全無需先入為主的人為設定。這就是經典的偉大!

    但正如從師學藝,學生都是想從老師那里學到知識學到技藝,并希望終有一天自己能夠超越老師一樣,我們閱讀經典其實也應該是這樣一個目的,也應該有這樣一種膽氣與希望。所以,我們在仰視經典,獲得了經典的滋養后,就應該對經典以平視的視角重新梳理總結。在梳理總結中,以自己的理性思維、邏輯判斷對經典完成一次吸其精華去其糟粕與錯誤的整理。唯有如此,才能算是對經典鉆得進去,走得出來。若只鉆進卻走不出,就很可能重蹈程、朱與于丹的覆轍,將經典的糟粕與錯誤全盤接收并驢唇不對馬嘴的硬解一通。這真是閱讀經典的莫大悲哀。所以,必須走出來。

    已經走了出來,并且發現了經典中的糟粕與錯誤,這就像是午后登泰山,在艱苦的攀登過程中,我們一路仰視頂峰,現在終于站在了峰頂之上。此時,俯看來路,在驚嘆于泰山“造化鐘神秀,陰陽割昏曉”的美景的同時,看著在陣陣翻滾飄蕩的云霧之上暢快疾飛的歸鳥,不知是因心胸的境界大開,自己化作了歸鳥暢快疾飛呢,還是翻滾飄蕩的云霧與暢快疾飛的歸鳥“進入”了心胸而使自己境界開闊。但這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在山高我為峰,一覽眾山小的愜意感覺中,自己的心靈得到了淘洗與滋養,境界得到了提升。這是何等美妙的狀態,何等豐厚的收獲!但這狀態,這收獲,卻非俯視不可有之。

    故此,我以為,閱讀經典,欲有所得,則須具仰視、平視、俯視三視角。諸君以為然否?

文/辛增茂
-->
Copyright 2006-2009 @ 中鋁山西鋁業版權所有   營銷熱線:0359-5041111 5043333   擬薄水鋁石銷售熱線:0359-5041713
計控信息中心技術支持   0359-5048151   [email protected]   中超各队logo   晉ICP備09004755號-1